廿七七七七

嘿听说涼彦今天又睡死过去了

[原耽]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儿

#特警假痞攻x杀手精分受#
#文名真没想好#
#周更或月更#
#尽量不弃...#

楔子

“大哥。”

沈千万半张脸掩在特制的面具下,声音嘶哑。上位者隐在高大的椅背后面,食指轻叩银制扶手,传出金属碰撞的声响。

“有人出钱买鹰隼。”

黑鹰是最近风头正盛的贩毒集团,而鹰隼正是集团的幕后boss。

“大哥想要我去做?”

如同破旧的老风箱被割裂的声音,令人毛骨悚然,被唤作大哥的人,似乎早已习惯这作呕的声音,缓缓道
“是,但不止你一个”

沈千万蹙了下眉。

“我不惯与人合作,您知道的。”

“不是合作,是——教导”

“那是十六的事情。”

沈千万面无表情,态度强硬。上位者顿了顿,笑了一声。

“沈一,你不听话了。”

沈千万闭了闭眼,缓缓吐出一口气。他心里清楚,一旦大哥这么说便是动了火气,自己再无转圜的余地。遂上前拿了古木香桌上的一叠文件,转身出去了。

初听沈千万其名多半以为是一位商贾之子,但知道些实情的人却万万不敢这么想。

沈千万原名沈一,大概也不是真名,不过因为他是大哥第一个带出来的人,便惯称为沈一。后来改过几次名,都是浑号:沈十万,沈百万,一直到如今的沈千万,皆是根据国际悬赏榜上的金额而定。

是的,沈千万是个杀手,常年盘踞悬赏榜第一。千万也并非是市面上流通的货币,而是另一只比黄金更贵重的晶石,千万颗水璃晶足抵得上一个中等国家的财力。

按理说,顶着这么一颗值钱的人头,应当处处小心低调做人,可沈千万偏不,他改了自己道上的浑号,顶着名字里价值连城的晶石,一而再再而三的刷着全世界的仇恨值。

沈千万手里捏着资料,通过专属通道下到停车场,低身钻进一辆不起眼的黑色雪佛兰,驶入黑夜里。



一阵令人牙酸的刹车声划破了黑空,格外张扬的红色法拉利停在了一处公寓楼下。一位身形修长的男人走下车,黑色的修身长裤勾勒的整个人腿长腰细。他上半身复又探进车里,拿了西装外套撂在手肘处,提了公文包出来。骨节分明的手指微曲叩了两下超跑的车门,轻轻一声“滴”便锁死了这辆张狂的野兽。

男人转身走进了公寓。

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公寓,透出直冲入人心底的温馨。

男人随手把公文包扔在沙发上,抬手松了松领带,从脖颈间抽出抛落在沙发背上。他走到洗手池边掬了一捧水扑在脸上,抬头看向镜子。

微凉的清水顺着脸颊流下,打湿了白色衬衫的领口,第一颗扣子在解领带时一并被解开,若隐若现的能看的见锁骨 ,沾了水的衬衫半透明的吸附在人胸前。偏生镜子里的人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,额前柔软的碎发被清水打湿服帖的覆在脑门上。幸而这是自己家,倒不用担心有什么限制级的场面发生。

他拎了一条毛巾胡乱抹了脸上的水,又担回架子上,抬手将尚在滴水的碎发往脑后一抹,十分帅气。紧接着,帅气逼人的他一头撞在了厕所的门上,“嘭”的一声捂着额头摔在地上,疼的龇牙咧嘴。裤子口袋里掉出一张金镶边的名片,黑底上印了几朵如藤蔓般缠绕在一起的鸢尾花。

国际律师事务所      沈衿

沈大律师哆嗦着扶着墙站起来,一路摸到沙发前,从公文包里找出了救命的物件。

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。

看镜片厚度起码八百度。

带上眼镜的沈衿更多了几分书卷气,让人不禁联想到诸如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之类的形容词。

家中座机突然响了起来,沈衿瞥了一眼,瘫在沙发上揉着额头没动。

电话催命般的一直响,吵的人脑仁疼。沈衿“啧”了一声敌不过打电话人的毅力,起身去拿。

“沈衿,你是死在家里了吗!”

一串格外尖锐的女高音从听筒里炸出,沈衿给吓得浑身一激灵,差点把电话扔出去。揉了揉耳朵慢吞吞道

“戚锦,你这么凶以后没人要的。”

“我不给你先气死就不错了!明天早上7点事务所,迟到就撕了你!”

对面一口气连贯的说完后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。沈衿把电话放回去,看了眼墙上的日历,半晌笑了出来。

“又到猎捕期了啊。”


我...日常挖坑不填,住校狗最多周更望谅解,字数不定,日常崩人设慎追。

在下涼彦,多指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5)